4166am备用

孙楚原:做有思想的传媒人
日期:2012-03-20 16:11: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

有一群人,高擎百年学府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之火种,汲取改革之窗深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之氧气,在大沙河畔,塘朗山脚,用顶天的气魄与智慧,白手起家,将一片荒芜之地建成钟灵毓秀的南国燕园。

他们是谁?他们又影响了谁?

他们开荒拓土,是满腔热血的创业者;

他们教书育人,是传道授业的领路人;

他们求知若渴,是追逐新知的年轻人;

他们怀揣梦想,是每一个南燕的普通人;

他们渺小而平凡,也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一群人。

他们关注世界的变化,追逐科技的前沿,倾听百姓的声音,记录时代的成长。

他们的思想在这里冲突、碰撞、融汇、升腾。

他们影响大家,大家关注他们。

南燕资讯社约访与北大深圳价值观契合的每一个有梦想、有故事的“他”,整合推出《南燕人物》,让大家一起走近“他们”、了解“他们”、阅读“他们”。
 

孙楚原:南燕资讯社现任社长,新生文艺汇演、镜湖之夜主持人。本科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2007级媒体创意专业,现是北京大学2011级传播学专业研究生。

爱说话,爱旅行,爱爬山,爱出汗,也爱举杯畅饮。

我不是手机控,也不是游戏高手,

我不是高智商骄子,也不是别人眼中的技术达人。

我是谁?我就是生性自由、无拘无束、时而大逆不道时而温和听话的双子男生孙楚原。

 

与南新社社长孙楚原的谈话,大家约在33号晚上的镜湖边,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略带羞涩的大男孩,似乎与镜湖之夜那个西装革履字正腔圆的主持人形象不太相符。深圳三月的晚上有点儿冷,他把袖口拽到手心的位置开始和我聊天。大家的话题从“准资讯人的磨练”自然地铺展开来……  

一路求学的校园媒体人

孙楚原坦言:高考志愿不管是中国传媒大学,还是媒体创意专业,都是自己的主意。并且从未没有悔恨这样的选择。这个从小就有资讯理想的孩子,终于如愿以偿地走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道路。虽然母亲从健康、安全、生活考虑曾经质疑他的选择。但在孙楚原心里,记者是全世界最好的职业,因为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去体验很多种不同人生。

但是记者依然解决不了这个社会的丑恶现象,孙楚原的说明是:“面对不公平的社会或者人间悲剧的发生时,大家都会有无力感,但是每一位记者都要有改变社会的气魄,如果记者和舆论不可以改变社会的话,那么教师、公务员、医生,那不是更没力量了吗?大家掌握着社会的第四种权力,大家更有便捷的途径去改变这件事儿。所以,记者应该担负起这种责任。”

高中在广播台,大学在电视台,研究生在南新社。一路求学,一路媒体相伴。

谈到在中国传媒大学的资讯磨练经历,孙楚原显得异常兴奋。珍藏了多年的资讯理想在那里有了生根发芽的土壤。

十几个人,几台对编机,还有几张从其他地方要的桌子……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台就这样在简陋的环境中孕育而生了。对于这个真正称得上白手起家的校园电视台,孙楚原特别有成就感,白手起家往往能形成亲密战友关系,曾经的那帮朋友,现在有的已经到了中央台、浙江台这些一线媒体,有的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有的已经到了大洋彼岸。但大家依然亲如兄弟姐妹,依然关注着彼此,依然会时不时地想起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创台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比孙楚原大。在台里被称为小弟的他,因为编辑技术不过关而被人嘲笑过,那时,他根本不会用非线性编辑App,挨了好多骂。但是,对资讯痴迷的他上道比较快,慢慢地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既喜欢崔永元、白岩松睿智与犀利的资讯视角,也喜欢柴静、邱喜明的“以人为本挖掘资讯”的姿态,一直在模仿与创新中坚定地前行。

那段“不在教室,就在台里,不在台里,就在去台里的路上”的日子让孙楚原渐渐地进入了资讯人的角色。

两会召开的时候,他和同学一起做“中传学子看两会”,开始学会从枯燥的时政热点里挖掘出能跟教育结合的有意义的东西。学生会选举等场面也少不了他报道的身影。大家大概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这样的画面:一个肤色略深、带着黑框眼镜的大男孩用洪亮圆润的声音在镜头面前说“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第N届学生代表大会现场……”

“现在看来好稚嫩,但那确实是成长的第一步。”

当然,在痛苦地与非编机做斗争的同时,也收获了不小的成绩。他的团队做的梳理学校历史的专题报道《岁月回想》被“闻以载道”组委授予“评委会特别奖”。关于北京沙尘暴的资讯获得了中国教育电视优秀节目评选资讯类二等奖。
 

校园媒体打造出来的叛逆“准记者”

这个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乖乖孩的男生,骨子里有着“铁肩担道义”的情愫。

网络环境问题、考试作弊、水质问题、火灾、食堂饭菜……这些跟同学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小细节都被他锁在镜头里。

 “媒体创意是个什么样的专业。同学们路子比较野,叽叽喳喳的让干嘛不干嘛。写报告反映问题都反映到校长那里去了。”说到这儿,他龇着牙开心地笑得一颤一颤的。

电视台对校园生活的监督,使得学校发生了不少变化:中蓝与校园之间架起了天桥,宿舍装上冷空调……“校园媒体是学校民主建设的重要力量。电话热线天天都有人打,同学们一有什么难题都主动找大家。”

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日子,孙楚原被收过带子,被人提醒过要注意安全,被妈妈痛斥选错的职业,替人去领过红包,也一桌一桌地陪领导喝酒……

一个记者所应该经历的风雨沧桑,却依然改变不了他单纯的气质。

聚光灯下的朴素男孩

谈到主持人的经历,他谦虚地摇头说这不是他的强项。不可置否的是,他支撑了南国燕园的舞台,迎新晚会、镜湖之夜,他的声音无处不在。提到和高嘉涵的黄金搭档,他坦言:“嘉宝是个合作很愉快的伙伴。大家的合作一直都很开心……”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这个在聚光灯下成长的男孩平日里从起床到出门其实不到5分钟的时间。

“我不太修边幅,上台才稍微修修。”双子男生不注重生活细节的特点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穿不了特别high的衣服,中规中矩就好”。

喜欢红色,却从来不穿红色衬衫。用他自己的话“我本来就黑,穿个红色的就更黑了,有人说我是从煤堆里捡出来的,不好看。我现在都穿灰色系衣服,你看,灰的、灰的、灰的。”说着就拽起那个印着简单大写英文字母的灰色T恤和书包给我看。

南新社:北大历史的见证者

环境塑造人,这句话是对的。中国传媒大学给了他看资讯的视角,然后他在南国燕园尽情绽放。

“资讯社真正的可以放开手让学生去做。在这里,你可以放手统筹,考虑团队往哪个方向发展,怎么保持大家更好地协作。”

仅仅一年的停留,也要尽心尽力。从零开始,艰难地写个“一、二”,只为一年后南新社新的主人续写“三、四、五”。现在南燕资讯社由一个没有台标、没有专业制作团队的媒体,终于走上了打造校园全媒体的道路。他很肯定南新社成员所做出的努力:“资讯是短历史,历史是长资讯。别小看了校园媒体,大家在日常一条条小资讯的积累下不经意间去记录了北大的历史,是真正的历史见证者。”

指挥一个全国平均学历最高的媒体,孙楚原希翼大家都把他当成南燕资讯社的普通成员,而不是社长。

“我就天生活泼的一人。板着脸开会,开完会就依依呀呀的,非常难做。再说了,南新社成员个性迥异,磨合需要时间。经历过一件一件事情。彼此信任才能建立起来。”

双子性格:“我不在乎别人对我怎么看,随便吧。”

孙楚原对自己的评价是:“喜欢热闹,但不能忍受喧嚣。迷茫,时而自我。呆,不精明。理想,不诗人。”

能写出“多希翼有一天,谁能断了我的挂牵,让我一个人背起行囊,去环游世界……”的伤感文字,同时又能说出“传媒人都是流氓”的愤青话语。孙楚原是典型的双子座性格,活泼、热情、生性单纯、无拘无束、追求自由、富有浪漫气质与想象力,对外界包罗万象的事物的永无休止的好奇心……

“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人,我不在乎别人对我怎么看,随便吧。”他扬着胳膊,从胸前向外挥开。

作为生活在90后边缘的孩子,孙楚原极力否定自己的不成熟,“年龄不是判断成熟的依据,关键是看和谁一起成长”。

对影像很痴迷的他却出人意料地不喜欢看影片。“融入一个故事好难,经常从影片一开始就走神,所以中间内容各种蒙太奇的变换,就真的不知道导演在说什么了。”

与影片一样被他列为黑名单的还有游戏。“我智商不高,试图想喜欢游戏,但是玩不会。玩三国杀,别人20级的时候,我还是0级。玩dota,至今没学懂。玩仙剑,第一盘上了个山就下不来了。玩过最多的游戏还是跑跑卡丁车。”说到这里,他就傻傻地笑开了。

至于音乐,校园民谣对他有种魔力。说到这里,他依次伸着小指、无名指、中指来细数歌手的名字。在人文西涌的海滩上,孙楚原曾清唱过几句《因为爱情》,这也是大多数同学仅有的一次听到他的歌声。 

男儿志在四方

对于未来的规划,孙楚原的回答是“一直在想,还没有想太清楚”。

在他心里,家永远是家,不可替代。但有一句让他很欣赏的话:男儿志在四方。焦虑指数超高的特点注定了他永无止境地行走。

于是,一个人、一支笔、一个背包、一台相机,就这样,永远在路上…… 


(文:于双燕)
 


  

上一篇:陈丽霞:一路且行、且思、且珍惜
下一篇:黎江凤:法学少女的奇幻之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